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非洲故事

2018-11-30 发布人 : 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非洲故事 围观 : 0评论

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非洲故事

  在非洲,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正在给中国商人带来新的机遇。

  用了6年多的时间,廖旭辉终于把电子商务平台“聚焦非洲”的注册用户拓展到近5万,业务范围覆盖非洲20多个国家。

  同样是做电子商务平台,杨涛选择从东非第一大国肯尼亚起步,仅用不到3年的时间,他所打造的电子商务平台Kilimall的日订单量已近1万单,眼下他正筹划着向西非推进业务。

  在非洲靠卖手机起家的刘文带领团队研发的一款手机应用在一些非洲国家已经小有名气,甚至当地的歌星也想与他的APP合作。

  这些在非洲的互联网创业者,面临的是和中国迥然不同的创业生态,乃至社会环境。


  连网络都没有,做什么电商?

  在互联网创业之前,廖旭辉在多哥、尼日利亚、贝宁从事传统外贸已有多年。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给中非传统贸易带来巨大冲击。于是,廖旭辉决定转型,进入非洲刚刚兴起的互联网行业。

  次年,他开始着手调研。“我调研的30多个非洲国家的网络发展差异明显,但整体都比较落后。最初,我发邮件给非洲的团队,他们基本上都是两三个小时才能收到,一些国家的网络速度大概只有每秒钟5KB。”廖旭辉对《瞭望东方周刊》回忆道。

  根据2010年国际电信联盟发布的报告,当年的非洲互联网用户占其总人口比例不足一成,远低于当时全球30%的平均水平。非洲国家上网条件落后,仍严重依赖拨号或卫星等慢速、高价的连接方式,但正处于向宽带转变的过程中。

  “在2013年以前,我都不好意思在国内说自己是做中非电商的,因为大多数人会认为我脑袋进水了,非洲连网络都没有,做什么电商?”廖旭辉说。

  然而,从事中非贸易多年的他深知其中的机会——很多进口商每年都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资金往返于中国与非洲之间,但仍存在货不对路的问题。他希望打造一个B2B电商平台为中非企业解决这个问题。

  而就在其后的几年间,廖旭辉所在的非洲西部正在迅速变化。据尼日利亚通信委员会统计,截至2014年底,西非第一大国尼日利亚的网民数量已达6000万。也正是在这年,廖旭辉团队设计的第6个版本的电商网站“聚焦非洲”正式上线。


  在非洲,快不起来

  网站上线后,廖旭辉招聘了大量非洲员工找当地商家做推广,但进展颇为缓慢,因为很多非洲商人并不相信电商平台上的商品是真实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廖旭辉陆续开设了多家线下展厅作为配套,展厅中每件样品都带有二维码。非洲商人在网站上看到产品之后可以前往展厅实际看样品后再决定是否批量购置,同时平台为交易作担保,就不用再担心会出现货不对路的问题。

  前期,为了加速推广,廖旭辉还采取过送手机、短信推送等方式。后来,为了解决当地用户上网困难的问题,他还出资为用户提供一定时间的免费WiFi服务。

  不过,这些在国内常用的快速获取用户的手段,在非洲却收效有限。

  他认为,“快”并不是非洲的互联网法则。目前,“聚焦非洲”的注册用户数量近5万,平均每个工作日增加200~300个注册用户。

  在非洲做互联网快不起来,这点刘文也是赞同的。

  在非洲做互联网企业之前,刘文的主业是在非洲卖手机。2015年9月,他开始与团队研发一款适合非洲人的手机APP。

  刘文说:“雷军总结的互联网法则――专注、极致、快,好像不太适合我们。我们的乌干达经理邓肯有三年多的非洲生活经验,他已经习惯了非洲的慢节奏。与人约定时间,对方讲十五分钟,实际上可能超过一小时。”


  靠掂重量认定手机质量

  在非洲卖手机的经验让刘文发现了非洲互联网的创业机会。

  刘文告诉本刊记者,目前他的团队在非洲的年销售额仍然保持在3000万元左右,这得益于他摸索出了非洲人对手机需求的特点。

  比如,刘文发现当地人只喜欢黑色和白色,不喜欢其他颜色的款式。

  此外,当地人酷爱用手机听音乐。他隔壁店铺的店员手机里有7首歌,如果手机有电,这名店员就会没日没夜地听。听音乐已经成为当地的重要生活方式,以至于有不少青年人戴着空耳机假装听音乐。

  因此,他决定以音乐作为切口,进入互联网行业。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