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骗局的陈满:在狱中爱看创业故事 常谈互联网+

2018-12-03 发布人 : 陷入骗局的陈满:在狱中爱看创业故事 常谈互联网+ 围观 : 0评论

(原标题:陷入“维卡币”骗局的蒙冤者陈满)

陷入“维卡币”骗局的蒙冤者陈满

陷入“维卡币”骗局的蒙冤者陈满

摄影师偷拍下了陈满被忽悠的过程

陷入“维卡币”骗局的蒙冤者陈满

家人在维卡币这件事上并没能说服陈满

陷入“维卡币”骗局的蒙冤者陈满

重获自由的陈满

陷入“维卡币”骗局的蒙冤者陈满

实拍传销女“郭姐”诱骗蒙冤出狱者陈满40万

陈满彻底不接电话了。

同学、朋友、律师、记者……这次,没有人能让他应答。

2月24日,陈满的代理律师王万琼更新了朋友圈:“投资100多万,一年后会有900多万的回报,目测(陈满)似乎卷入传销”,一石激起千层浪。

1992年,陈满因为无端卷入海南的一场焚尸案,被蒙冤判处死刑。去年2月1日,经过多年申诉,浙江高院最终改判陈满无罪,当庭释放。在大墙内与世隔绝23年后,陈满回到家乡四川绵竹,并获得国家赔偿275万余元。

出狱一年之后,陈满将赔偿款的大半投资到了 “维卡币”的传销中。此前,“维卡币”骗局已被媒体广泛报道。

还在等待陈满“醒来”的大哥陈忆,只能宽慰自己:“23年,他离开社会太久了,他就像个新生婴儿一样。如果被骗,就当是长点教训吧。”

“消失”的陈满 还没有“醒来”

2月25日,曾经一起和陈满闯海南的好友姚军、王福军一早赶到陈家。在绵竹工商局做了6年经济大队长的姚军深谙传销套路,“你现在给维卡币的人打电话,看看他们接不接。”陈满当场拨了电话,电话那头传出“满哥啊,我才用维卡币提了一辆跑车”的炫耀声,陈满激动地对众人说,你们看看,你们都不懂。

“你别听她吹牛,你自己去提一辆来看看?”陈满红着脸,对姚军脱口而出:“我以后送你一辆,你就知道多赚钱了。”

姚军说,他仿佛又看到了23年前闯海南的“满哥”。不同的是,那时人们还无法知道“传销”为何物,如今这样的骗术几近妇孺皆知。

“完全看不出是受了巨大冤屈、在牢里呆了23年的人。”独立纪实摄影师周强形容2016年第一次见到陈满的情形,“他的头发根根竖起,满面红光,总是带着笑意。”

侍奉双亲,约见同学,访旧地,拜老友……周强记得一次两个同学带着陈满回儿时生活的地方,一名同学眉飞色舞地讲述一起光屁股玩的场景,陈满眯起眼,仿佛陷入了瞬间停滞的状态:“只有这条铁路有点印象了。”陈满说完,同学搭着他的肩膀,往铁路走去。周强在身后定格了这张照片。

陈满的哥哥陈忆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回忆,那段刚回来大家陪着散心的时间,陈满很爱倾听,慢慢熟悉一切,他也会提醒陈满,“你脱离社会太久了,还在回神”。

刚回来没多久,侄子给陈满买了一部手机,陈满当着大家面打开盒子,愣了一会儿问:“这线是做啥子咧?”

陈满出去散步,总会买些东西回来,“他对促销什么的没有抵抗力,别人说说就动心了。玫瑰花茶买十斤回来,菜也买一堆回来,结果都是扔了。”

在陈满有了手机的那一刻起,陈忆就叮嘱他,好多手机短信都是电信诈骗。家里的电视经常定格在法制频道,每次有 “电信诈骗”的公益广告,陈忆就叮嘱陈满,“你看看,这些骗子无孔不入”。

律师王万琼在陈满口中是“恩人”,他会经常去成都拜访,陈满全家也都很信任她。出于职业敏感,王万琼曾担心陈满会成为“下一个赵作海”,但是她又觉得陈满和赵作海不同,陈满身边有各种能人的帮助,而且也没人向陈满借钱,陈满可以过得很好。

令王万琼没有想到的是,陈满绕开了身边人所有的建议,跟她的联系也越来越少。

学习班上

花万元买的“秘笈”

“他回来,不是在生活,是在延续自己的老板梦。”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