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金融资源配置机制调整与新经济发展|巴

2019-01-08 发布人 : 巴曙松:金融资源配置机制调整与新经济发展|巴 围观 : 0评论

巴曙松:金融资源配置机制调整与新经济发展|巴曙松教授在首届中国发展经济学学者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2019-01-06 07:11 来源:金融读书会 融资 /农业 /医药

原标题:巴曙松:金融资源配置机制调整与新经济发展|巴曙松教授在首届中国发展经济学学者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编者语:

经济发展的过程伴随着资本深化和宽化的过程。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的募资规模大幅下降的环境下,金融资源配置的机制调整更为值得关注。在此前提下,香港推动新经济公司上市的理论逻辑是什么?如何将金融资源引入到创新的领域?本文为巴曙松教授在首届中国发展经济学学者论坛上的主题演讲实录。敬请阅读。

演讲人/巴曙松

金融问题,一直是经济发展理论中的重要课题。张培刚先生在《农业与工业化》里就关注到,工业化的过程伴随着资本深化和宽化的过程。在发展经济学里也有大量的相关金融研究,比如金融深化理论,经济结构变化中的普惠金融发展问题等。今天主要探讨香港推动新经济公司上市的理论逻辑。

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的募资规模大幅下降,这意味着2019年中国创业企业的融资环境会面临一个较之前几年显著紧缩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更需要关注金融资源配置的机制调整。从特定意义上可以说,当前民营企业的融资难度加大的问题、以及普惠金融的发展问题,实际上都是金融资源配置问题。

2018年4月份香港交易所推出20多年来最大幅度的上市制度改革,重点就是针对新经济企业的融资需求进行制度的重新设计。这在市场引起的反响非常热烈,香港交易所在2018年也一跃成为全球IPO融资额第一位,从势头看,2019年香港市场的新经济上市需求依然非常旺盛。

此次香港交易所推出上市制度改革的大背景实际上是全球范围内面临的共同课题,就是怎么样把金融资源引入到这些创新的领域。而从比较长期的趋势来看,全球的TFP经济贡献率处于低位,这也是大家都关注的共同课题。而从中国的经济波动趋势来看,显然大家原来都非常熟悉的“基础设施+房地产”的增长动力模式开始逐步在减弱,所以需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动力,目前正是处于这样一个新旧动力转换的时期。现在的经济增长速度的回落实际上是由于新经济增长速度相对比较快、空间大,但是它的占比比较小,不足以对冲旧经济增长速度回落带来的整体增长幅度下移。

观察背后产业结构升级,其实美国不同的行业市值的领先往往跟它不同时期经济发展产业结构变化有关系。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如果看细分行业不同的增长速度,有在持续下滑的指标,但是也有持续上升的指标。比如说服务业占比在持续上升,即使在新经济内部不同行业之间的分化也很明显:消费指标整体看不是很强,但是其中网上零售额的增速快了很多。这也给我们提供大量研究经济交易型的指标,比如说从市值上来看,如果客户群体主要是中低端消费者的上市公司,其市值慢慢逼近一直定位于中高端消费者的上市公司,就说明中低收入阶层的消费在上升,中产及以上的消费可能在相对回落,这些都能在金融市场上找到它的相应逻辑。

处在这样一个新旧经济转换的特定阶段所要做的金融制度的创新,要推动经济发展的过程,可能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识别出在现有的金融体系里面,新经济有哪些融资需求是在现有制度框架下得不到满足的,或者沿用这些旧经济的金融资源分配方式很可能转型的过程会被延长。举一个例子:在金融界,金融运行有它内在的制度惯性。比如说到银行去贷款,贷款作为一种融资方式,因为资金来源方是储户的储蓄,因此要讲究安全性,需要抵押担保,抵押担保这种融资方式天然就适应于重资产的行业。

另一个例子,可以帮助大家了解金融资源是怎么分配的真实现状,比如我们一直讲要把金融资源引到新经济领域,引到中小企业,讲了很长时间了,然而2017年中国房地产投资规模大概是10.9万亿。大家都说医药企业很重要,生物医药、大健康市场都很重视,2017年中国被认为是做研发投入最优秀的上市的医药企业,2017年的研发投入是17亿,这两个数据可能因为口径等原因不一定适合直接比较,但是从这里我们会看到巨大金融资源分配的惯性,海量金融资源分配在增长动力其实在不断减弱的企业、产业和地区。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