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闪”,并不能狙击张小龙

2019-01-17 发布人 : “多闪”,并不能狙击张小龙 围观 : 0评论

苦于外链被微信屏蔽已久,抖音终于公开了亲儿子、短视频社交应用“多闪”,磨刀霍霍。不过,对于吃瓜群众而言,几款社交APP之间的喊话、互殴、封锁、挑战,更像是神仙打架。

“多闪”,并不能狙击张小龙

关于产品:熟人视频社交是伪命题?

今日思考多闪的产品,看到一个观点挺到位:社交是平等的,但视频又是自我的,“熟人视频社交是伪命题”。

朋友圈的诞生,确实满足了个体的炫耀、交流、彰显自我的种种心理。回忆一下,你人生中发出的第一条朋友圈,是否也是战战兢兢、深思熟虑过的?人生来就看重别人的看法、在意自己的形象,才会有精心炮制出的九宫格。

而视频朋友圈,则更为深入、更需要用户突破心理舒适区。

第一次录制视频、第一次真人出镜、第一次面对镜头、第一次让熟人看到凹造型、做作的自己,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不过从这个角度,可以反过来思考:

那么,到底一个不(那么)自我的人,什么情况下会录制视频?会录制什么样的视频?给什么人发视频?

我想,对方应该是个可以在心理上完全信任、不会被评判的人;给他们展示并袒露自我,对于主体而言,是完全安全的、毫无心理负担的,比如家人、密友、情侣……

抖音上能够持续输出的爆款视频,本质上还是PUGC,而精良创意的视频生产,是有成本和门槛的。但“多闪”更倾向于做视频版微信,就意味着要把场景更扩大、更普及,把琐碎的日常、无趣的记录,都变得意义非凡。比如:祖辈看到孙辈的贺年视频、情侣看到爱人的卖萌视频、看到朋友的生活点滴……没有任何心思巧妙的设计、不考虑用户画像、更不会撰写脚本去专门录制。

情感上的突破、心理上的安慰、创造上的价值,都会激励并引导一个平凡、内向的普通人,真正把手机摄像头对向自己。

这与年轻与否无关。

不是每一个95后都热爱美妆游戏网红;不是每个00后,都热衷QQ直播我的世界。外向者、网红、明星、KOL所代表的,是他们想象中的自我,而屏幕后多的是默默观看、默默点赞、不敢以真实自我示人的受众。

倘若多闪可以比“年轻”这个标签,走得再更远一点,不以“龙叔”、“90后”之类的表述,自居年轻化,就更好了。

毕竟,人都是会老的,此时你年轻,不代表不会老去。年轻固然是优势,但优势并不是在于“我更了解用户”,而是在于,“我更了解自己”。

我,即用户。

每个社交应用背后,都是一个个孤单、渴望联系的灵魂。了解自我,知我、接纳,才能真正挖掘出与我一致的那类人,最深刻的需求。

从马洛斯需求上说,激励用户去自我炫耀,并不高尚。反而微信的朴实、古典、英雄主义,更为深远——彻底改变、塑造了人类社会的交互模式,公众号让每个个体都成为一个品牌——这类从价值观上降维打击的事情,没有几个公司可以做到。能够做到的,一只脚已经迈进殿堂。

而多闪此次扬帆起航,虽然有优势、有流量,身为字节跳动的嫡系子孙,能有漂亮的运营数据也不意外。但是,人的注意力和记忆力,都出乎意料的差。

任何花哨、有趣但费力的娱乐类产品,都不能持久,因为,耗费精力去抵抗人性的弱点,本来就是项艰难的行动。而一个人持续不断的投入,只会与持续不断的满足感关联。否则,趣味有余,刺激不足,昙花一现。

不必封神造神,但要狙击微信,多闪还需努力。

关于产品经理:被同龄人抛弃是什么样的感受?

此外,一个有趣的点:发布会上介绍产品的,是个93年出生的女孩徐璐冉。

这事居然受到不少人质疑,怎么狙击对手的产品,会是个这么年轻的负责人?甚至会议现场,还有人误以为她是主持人,问她今日头条CEO陈林在哪里?

对比年年站台微信的技术网红张小龙,抖音的发布会,似乎有些剑走偏锋。不过,对于字节跳动来说,产品经理多半是年轻人,90后为主。

不说内部的决策权大小,单是从这类决定透露出的讯号,就可以窥见公司的眼界和立场。互联网行业,真的要年轻人才懂怎么做年轻人的产品。看看娱乐产品方向的创业团队,哪个不是90、95后,甚至偶尔有几个00后。反而是大公司层层体制禁锢,顶头上司都是老人,新人难出头,更难拧成一股绳,主动挑大梁。

试问一个“老人”,不玩游戏、不拍视频,怎么能懂用户、懂产品?

他们能做的只是拍板决策、调动资源、背负考核,可真正落地到产品和运营上,难。

另外,毕业三四年,已经能够在这样的平台、资源、产品和团队崭露头角,职业发展不可限量。

据说这位徐女士,2015年毕业于四川大学计算机系,曾被腾讯拒绝过,后来接受了今日头条的offer,几年后负责多闪的工作。

平庸者众。看着同龄人的成就,自然容易产生落后的心理,不过也不必沮丧,多学习、多思考、多吸收,知足常乐。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